跳至主要内容

加拿大(多伦多)索马里难民中诞生的“当代黄家驹”


如今一提起索马里,我们就想到战乱纷飞,哀鸿遍野,当然我们还想起七国禁穆令,也想起许多索马里难民从美加边境越境进入加拿大,对了,我们还想起,加拿大当今的移民部长,就是个16岁逃避战乱,辗转投奔加拿大的索马里难民。请见《新励志典型:他是如何从一个索马里难民小伙,做到加拿大移民部长的?》

但是,你知道在北美索马里裔里,最有名的,却不是这个新移民部长。那是谁呢?这个人不在别处,正是在加拿大,正是在多伦多!我们一说起最有名的多伦多人,我们立即想起黑人Drake对吧?请见《当今全球最有名的多伦多人是谁?》。此外还有一个黑人The Weeknd。但是,我们说的这个来自索马里的黑人,与Drake和The Weeknd一样,同样是加拿大是多伦多的骄傲,他就是-----

“索马里裔的黄家驹”--------克南(K'naan Warsame)!


 什么,你没听说过克南?


那么你必然听过2010年南非世界杯宣传曲《旗帜飘扬》(Wavin' Flag)。这首脍炙人口、享誉全球、至今传唱的歌曲,就是克南创作和演唱的。


这首歌,激情四射,热血沸腾,表达了对非洲这片充满战火、贫穷和落后的土地不离不弃的热爱。许多黑人同胞,一听到这首歌,仍然会热泪盈眶。

它不仅激励了很多人,而且也在海地大地震赈灾中,鼓舞人心,发挥了巨大作用。

克南的很多歌,都有这样的特点,既是一首歌,又像一首诗,还带有说唱,还带有浓郁的非洲气息。它们表达了爱、平等、进步等主题,表达了对民生疾苦的关注,堪称当之无愧的“索马里裔的黄家驹”。


克南一家如何来到加拿大?


克南于1978年出生于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一个艺术家庭。他的名字,在索马里语中,是“旅行者”的意思。爷爷是索马里著名诗人,姑姑是索马里最有名的歌星之一。可是,这样一个家庭,也无可避免卷入索马里的战乱之中。

他年纪还小的时候,父亲就先跑到了美国,在纽约做了一名出租车司机。辛辛苦苦打工挣钱,汇钱给家的同时,也寄了一些美国黑人说唱歌曲给他。索马里的孩子都是不懂英文的,克南就是通过这些英语说唱歌曲,自学了一点英文。

在摩加迪沙,他8岁就开过枪。12岁时,三个玩伴被一个年纪稍大的一点孩子用枪打死,他侥幸逃脱。有一次,他们在学校操场玩,从外面丢进来一个东西,他们以为是土豆,其实是个手榴弹。手榴弹炸毁了旁边的建筑,所幸克南再一次躲开,和死神擦肩而过。

摩加迪沙再也呆不下去了,她妈妈每天就跑美国大使馆,终于在1991年1月美国驻索马里大使馆关闭之前,拿下了签证。妈妈带上克南,他哥哥和妹妹,四人坐上飞往美国的航班。他们飞机刚刚起飞,整个机场就关闭,索马里内战爆发!

那年,克南13岁。

到美国纽约,和父亲团聚后,只在美国呆了半年,全家就跑到加拿大,申请了难民,定居在多伦多的Rexdale。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Jane-Finch附近。

他们家至今住在这儿。




在多伦多的克南,如何走上音乐成名之路?

 

克南到了多伦多,上了学,才开始正式学英语。但是多伦多Jane-Finch,虽然没有索马里的战乱,但小伙伴们走入帮派、枪杀、坐牢的却不少。克南读书读到10年级,辍学了。

他一个人去了美国华盛顿、明尼阿波利斯、英国和瑞士旅游了两年。回多伦多后,就去地下酒吧演唱。他还经常在加拿大的索马里裔网站上发布自己的诗作。当然,作为一个黑人青年,他也曾卷入一些暴力事件,被控人身攻击,蹲过三次监狱。

可是他的音乐才华被多伦多一个音乐制片人发现,让他迎来了人生第一个重大机会:1999年,被推荐到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难民署五十周年音乐会上演唱。在这次演唱会上,年仅21岁的克南,用说唱的方式,批评了联合国在索马里内战上的作为,赢得全场起立热烈鼓掌。座中有一位,是最有名的非洲歌手优索恩多,被这个年轻人打动,邀请他加入自己在2001年的全球巡演。

从此,克南真正走上了音乐道路。2005年,推出了第一张专辑《The Dusty Foot Philosopher》,获得人生中第一个加拿大朱诺奖。2009年,国际足联为了2010年南非世界杯征集主题曲,克南将自己创作的《旗帜飘扬》寄了过去,征服了组委会,被最终定为官方宣传曲。

2010年,这首歌响彻寰宇,至今大多数人们,都误以为这首歌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主题曲,其实是官方宣传曲。克南也在同年,获得加拿大朱诺奖最佳歌手、最佳创作奖。

克南至今一共推出了四个专辑,很多歌都非常好听。他在多伦多本土似乎不是特别有名,因为他回到多伦多十分低调,不像Drake以多伦多为大本营。但的全球巡演,也主要在美国、欧洲举行。

目前,他正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和凭《拆弹专家》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女导演毕格罗合作,拍摄一个系列剧《从摩加迪沙到明尼苏达》。明尼苏达是索马里裔在美国最大社区,有5.7万。明尼阿波利斯,有“小摩加迪沙”之称。这个系列剧,就是再现一个索马里难民家庭,从摩加迪沙逃亡美国明尼苏达的故事。

克南希望这个剧,可以引起更多人们对索马里裔的了解和关注。本来想在多伦多拍摄的,但是他家在多伦多,他对自己家庭生活比较低调,不想卷入。他老婆是多伦多的一个药剂师,已离婚。两人在多伦多有2个儿子,大的今年12岁,小的10岁。



附《旗帜飘扬》英文原版歌词,你自己一听就知道了: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To the throne, stronger than Rome
But violent prone, poor people zone,
But it's my home, all I have known,
Where I got grown, streets we would roam.
But out of the darkness, I came the farthest,
Among the hardest survival.
Learn from these streets, it can be bleak,
Accept no defeat
Surrender retreat

So we struggling, fighting to eat and
We wondering when we'll be free,
So we patiently wait, for that fateful day,
It's not far away, so for now we say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So many wars, settling scores,
Bringing us promises, leaving us poor,
I heard them say, love is the way,
Love is the answer, that's what they say,
But look how they treat us, make us believers,
We fight their battles, then they deceive us,
Try to control us, they couldn't hold us,
'Cause we just move forward like Buffalo Soldiers.

But we struggling, fighting to eat,
And we wondering, when we'll be free
So we patiently wait, for that faithful day,
It's not far away, but for now we say,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everybody will be singing it
And you and I will be singing it
And we all will be singing it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They'll call me freedom,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And then it goes back

When I get older, when I get older
I will be stronger,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Flag, flag, just like a waving flag




除了是个歌手,他还是个诗人

网上有一些克南自己写的文章,文笔优美,哪怕是一些记叙文,也像诗一样优美,朗朗上口。即使面对采访,他说话也带有诗的语言,可能他爷爷传下来的基因很大吧。

比如,他是这样描绘索马里内战如何打破他宁静的童年生活的:



You can see a tree inside the moon, and each leaf on that tree holds the soul of one human being. When a leaf falls within the tree of the moon, someone dies. One day, leaves began to fall in numbers from the tree inside the moon. Sort of like when it’s about to rain. You get this wind, and before a war there is a wind of violence...”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在加拿大政坛这么牛,让我们了解一下旁遮普!

10月1日,是中国国庆,加拿大这边也创造了一个历史:几百年来,出了第一个有色族裔,做了加拿大主要政党的党魁,并将于2019年竞选加拿大总理!

他就是年仅38岁的印度移民二代贾米辛格。“辛格”和“旁遮普”,现在已经在加拿大名震朝野了。因为加拿大不过才50万锡克教徒,占总人口不到1.4%,已经出了国防部长、工业部长、基建部长、小企业及旅游部长(兼国会领袖),现在又来了个NDP党魁。

不错,他们都是来自旁遮普的。以前我们已经介绍过锡克教徒,我们今天再简单介绍一下旁遮普吧。旁遮普人相较于其他印裔在加拿大政坛中的显赫,就好比香港华人相较于内地华人,你懂的。



旁遮普是什么意思呢?

中国有四川,旁遮普(Panjab)其实来自波斯语,就是“五川”的意思。panj是五,āb是川,连起来就是“五川”。无独有偶,北美这边在纽约州有五指湖,是易洛魁联盟老家哈。

天竺的五川是什么地方?

那就厉害了。位于天竺西北,是古印度文明发源地印度河流域中上游的五条支流,繁荣富庶。是历代入侵者进入印度恒河流域及腹地的必经之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其战略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关中渭河、泾河流域。其西可通阿富汗,其东,可到亚穆纳河畔的千年古都德里。从这个战略位置来说,德里相当于“长安”。

旁遮普地区,就在印度河中上游与恒河中上游地区。雅利安人过来征服了这一地区,并进入恒河流域。古希腊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远征,也征服了旁遮普地区。

后来的征服者就走马观花,直到成吉思汗的子孙又过来占领了德里,建立了莫卧儿王朝。




正是在这样的拉锯争夺中,五百年前,旁遮普地区开山祖师,从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各取一点,建立了锡克教。他们男子包头巾,女子戴头巾,顽强地在这夹缝中生存。

并在曾国藩时期,建立了锡克帝国,国祚五十年。东印度公司控制印度内陆后,进逼到旁遮普地区,和锡克帝国打了两次战争,把锡克帝国灭了,旁遮普地区,变成英属印度下的一个省。

因为既要防伊斯兰,又要防印度教徒,旁遮普的锡克教徒成为大英帝国忠诚的武士,并派到全世界的战场。220年前,第一个锡克教徒就来到了加拿大。


1947年印巴分治

1947年,印度总督在旁遮普中间划了一条线,旁遮普一分为二,西边的成了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以穆斯林为主,东边的成了印度的旁遮普邦,以锡克教徒为主。

旁遮普邦的东南部,印度教徒人口多了起来,1966年印度又把旁遮普邦里分出一个哈里亚纳邦,以印度教徒…

连加拿大人也不太了解的加拿大内阁体系,我们简单了解一下

安德斯里德一个民调显示,半数加拿大对内阁部长们都不太了解。这里咱们简单了解一下。妈妈网的介绍,就是让华人比多数加拿大人还了解加拿大的一些事情。

要了解加拿大的制度,从新总理宣誓就职典礼,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一、我们看看小特鲁多是怎么宣誓就职的?

我们把加拿大看做一架飞机,我们是飞机上的乘客,机组成员是政府公务员。那么小特鲁多赢了,于是他挑选自己的人马,准备接手飞机,接手了驾驶舱,掌握了飞机,并指挥机组成员。

但需要三个宣誓,三个人签字。向女王(以加拿大总督为代表)宣誓,向女王枢密院(queen's privy council of canada)宣誓,向代表政府的枢密办公室长官(clerk of the privy council office)宣誓。总督、总理和枢密办公室长官三个一起签字,总理就成了。

接下来,是总理一一把自己的弟兄们(30个)推上来,一个接一个做三个宣誓,三个签字,正式成为内阁成员。

总督授予象征国家权力的加拿大国玺,给内阁成员的工部尚书保管,这事儿就成了。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政府就建立了。



二、女王枢密院和枢密办公室有什么不同?

一旦当上加拿大的总理和内阁部长,就自动进入了女王枢密院(queen's privy council of canada),成为这个委员会的成员,相当于一辈子成为“王的男人(女人)”,宣誓一辈子效忠的。即使下了台,名字前都加个The Honourable的尊称。

加拿大历届总理和内阁部长,都是这个枢密院的成员,都是“王的男人(女人)”。就是个荣誉和名义上的东西,你懂得。

枢密办公室呢?privy council office,简称PCO,是总理及内阁的直接下级,同时是加拿大政府最高文官机构,他们向总理及内阁提供决策意见,同时执行总理及内阁的命令,监督和运转整个政府服务。

PCO的长官叫clerk of the privy council office,是加拿大政府里文官最高职位。



三、枢密办公室和内阁有什么不同?

内阁部长,是民选的国会议员,由总理挑出来管理国家的。枢密办公室,不是民选的,是技术官僚,是公务员,是通过聘任及一点一点爬上来的。

内阁部长是正职,而副部长则是枢密办公室的。对应的,枢密院最高长官,就是加拿大总理的副职。

民选部长,可能是个外行,但公务员出生的副部长,则是内行。内行向外行汇报…

关于北美的路权,我们来小小普及一下

国内的人来北美开车,不仅不太遵守交通规则,往往还没有路权概念,造成许多驾驶风险。比如前一段时间有广东游客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自驾游,因为忽略了Stop Sign,左转时撞上了达拉斯小牛队的巴士,自驾车上三位中国同胞身亡,还要负全部责任,是不是很悲催呢?




所以我们要了解一下北美的路权概念。首先,我们要知道,交通指示牌,就是按照路权设计的,你遵守交通指示牌,就是遵守路权。比如上面的那个Stop Sign,就是提醒和指示你了路权,让你等直行车辆先过,否则不仅有危险,出了事儿责任还算你的。

但是我们要活学活用,知道为什么要有这些指示牌,以及当没有指示牌时,我们应如何做,这就需要在我们在脑海里植入路权概念。



守规矩
可能在北美驾驶,是最符合一个道德社会的标准了。由于道德、交规、指示牌、警察、罚单及保险的综合作用,北美人在交通驾驶上,可谓是个“道德楷模社会”。因为恩威并用,大家知道不遵守的危险,包括肉疼和money疼,再加上体验到人人遵守交规的甜头,大家在开车上,还是很守规矩的。




人大于车
第一个规矩,就是弱势群体优先。加拿大人往往停下车来让过路的鸭子,就是因为鸭子是弱势群体。甚至让鸭子比让人还主动,为啥?因为人比鸭子强势一些。
同理,在让人里,加拿大人开车让盲人、残疾人、大肚子孕妇、推娃娃车的妈妈、小朋友、孩子、学生又多一些。因为他们比正常人、成年人弱势。
人是经不起车撞的,所以车要让着人,哪怕是个正常人、成年人。所以永远是车让人,而不是人让车。那你说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乱穿马路的怎么办?理论上我们还是要让,虽然撞死了你不必负责,但撞死一个小鸡小鸭都是罪过,人何以堪?能避免则避免。他不遵守交通规矩,是他的罪过,但咱不要再添上一笔好吗?
同理,自行车虽然也当做车辆,但比汽车还是弱势,所以我们开车也让着自行车。同理,在多伦多西北地区经常会遇到马车,我们也让着马车。但是特别地,公共汽车比私家车大,但遵守第二个原则。


公大于私 第二个原则,就是公大于私。我们说北美驾车是个道德社会嘛,所以公大于私很好理解。所以巴士虽然比小轿车大,但由于巴士是公家,我们要让巴士。同理,我们要让所有服务于大众的emergency vehicle,包括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等。但是只是当他们闪灯或鸣笛的时候,如果不闪灯或鸣笛,说明他们已经完成工作,只是普通汽车。
公大于私,还表现在出行上。从自家车道出来,你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