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从歌曲《博布凯真》,看加拿大人为什么如此热爱“The Tragically Hip”?



这两天大家都知道了,整个加拿大为了一个本土摇滚乐队而疯狂,它就是来自安省金士顿的“The Tragically Hip”,简称“The Hip”,翻译成中文,可以叫“悲哈乐队”(不是“嘻哈”)。

我来了加拿大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乐队,可是这个乐队却深植在加拿大人的记忆里,成为加拿大的一个象征,可以用“加拿大的Beyond”来形容吧。所以说融入加拿大主流,还是不容易的,一个这样的乐队,我们就不了解。

乐队主唱歌德唐尼(Gord Downie),可以说是“加拿大的黄家驹”,患了脑癌,所以这次加拿大巡回表演,加拿大人都把它当做告别演出,也是追忆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



“悲哈”乐队活跃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什么这么受加拿大人喜爱呢?我们以他们在Youtube上点播数最高的一首经典歌曲《博布凯真》(Bobcaygeon)来感受一下。

这首歌创作及发行于1999年,表达的是多伦多一个皇家骑警,爱上了多伦多郊外乡村博布凯真一个少数族裔女子的故事。当然,歌曲并不只是这么简单,事实上,直到今天,加拿大人都在猜测解读这首歌的真实意思。

但就像老鹰乐队的Hotel California一样,无人知道真相,也无人可以穷尽,而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值得玩味的地方。


I left your house this morning,
'Bout a quarter after nine.
Coulda been the Willie Nelson,
Coulda been the wine

When I left your house this morning,
It was a little after nine
It was in Bobcaygeon, I saw the constellations
Reveal themselves, one star at time

Drove back to town this morning,
With working on my mind
I thought of maybe quittin',
Thought of leavin' it behind

Went back to bed this morning
And as I'm pullin' down the blind,
Yeah, the sky was dull and hypothetical
And fallin' one cloud at a time

That night in Toronto,
With its checkerboard floors
Riding on horseback,
And keeping order restored,
Til The Men They Couldn't Hang,
Stepped to the mic and sang,
And their voices rang with that Aryan twang

I got to your house this morning,
Just a little after nine
In the middle of that riot,
Couldn't get you off my mind

So, I'm at your house this morning,
Just a little after nine
'Cause, it was in Bobcaygeon
Where I saw the constellations reveal themselves
One star at time

大多数人解读说,这首歌的背景,基于1933年发生在多伦多的一场骚乱,故事中的主人公,是在现场骑着马维持秩序的一名皇家骑警。这场骚乱,是因为多伦多一场棒球比赛中,一个队以德国移民较多,一个队犹太移民较多,结果德国移民展示出了万字符的旗帜,你懂的,意思是表达雅利安人的优越性,而歧视、嘲弄多伦多的犹太裔。

多伦多是个以英格兰、苏格兰、德裔为主的城市,在历史上,爱尔兰裔、犹太裔、华裔都做过第一大少数族裔,如今多伦多第一大族裔,轮到了南亚裔头上对吧?

1933年发生骚乱时,犹太裔是多伦多第一大少数族裔,主要打labour工,受歧视。但是加拿大是尊重言论自由的,他们侮辱犹太裔,却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这名皇家骑警还要去执行任务,维持秩序,保护那些侮辱人的“主流社会人士”。

可是这名皇家骑警有困惑,甚至不情愿,为什么呢?因为他正一名少数族裔女子热恋,那个女子是他的爱人,住在多伦多郊外的小镇博布凯真(Bobcaygeon)。因为自己深爱的女人,也是少数族裔,那么帮助“主流社会”打压少数族裔,他就不是滋味,因为当他打压时,脑子里不自主想到自己爱人的身影。

所以他陷入了两难困境。要么放弃自己的爱人,要么不再做警察。但是他并不能完全做主自己的命运,他毕竟是主流社会的一份子,而且还是一名皇家骑警。最后,他就不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而是选择逃避,留恋美丽、宁静、和平、友善的博布凯真,把它当做自己的世外桃源。



我们看看歌词。在歌词里,他说自己早上9点多离开博布凯真的爱人,开车去多伦多上班。在博布凯真的天空,一尘不染,你还可以眺望到远空的星星。可是一到多伦多就不行了,那种压抑的气氛就来了,天空就变暗淡了,因为要工作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有想辞职的念头,把所有的烦心事抛诸脑后。。。

那天晚上,多伦多发生骚乱,作为一名皇家骑警,他骑在马上,踩在棋盘一样的地上,维持秩序。这比喻什么呢?棋盘上的黑白格,就代表善恶两面,画出的界限,就代表你被限定在这个秩序上,无法自主,不能摆脱自己作为棋子的命运。

虽然同情少数族裔,可是居然要保护那些歧视、欺压他人的“主流社会人士”,而且他们欺凌完后,还上台夺过麦克风唱歌跳舞,高呼雅利安万岁。他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只有博布凯真的爱人的身影,他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有一天,也是被欺凌、打压、迫害的对象。所以他早早离场,星夜开车赶回博布凯真。博布凯真在多伦多东部150公里。



到博布凯真时,已经又是早上9点以后,好在是终于再次见到爱人,她平安完好。这里毕竟是博布凯真,一个美丽、宁静、和平、友善的世外桃源。这里一尘不染,虽然已经是早上9点,依然可以看见天空上有一颗星星在闪。

好了,大概的意思你懂了吧。The Hip的歌,代表了加拿大人的治世理想,希望这里能够尊重多元文化,人人和平相处,安定、宁静、和平。他们的歌,很多都表达了这样的理念。同时The Hip的表达方式,又比较隐晦、诗意,像一首首诗,每首诗里又似乎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又表达了一个哲理、价值观或理想,而且是加拿大人能与之共鸣的。

所以加拿大人爱“悲哈”。“Hip”是快乐、戏谑,“Tragically”是悲悯。两个连在一起,有点现实主义中的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意味。

“悲哈”的经典歌曲还有:《新奥尔良在沉没》、《超前一世纪》、《Blow At High Dough》、《Little Bones》、《Locked In The Trunk Of A Car 》、《Poets 》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加拿大五大硬币里有趣的小故事

加拿大五大纸币的故事有趣吧?我们今天就一鼓作气,顺便再讲讲加拿大五大硬币的故事。这样,加拿大所有现在流通的货币就都心中有数了。也可以讲给孩子听哦,一定感兴趣的。




咦?不是有六种硬币吗?不是的。以前有一分钱(penny)的,从2013年起,加拿大一分钱退出流通了,现在商品标价照旧,但是在付款时四舍五入了,尾数都是5分钱。所以现在加拿大货币最小单位是5分钱。

目前有五分钱(Nickel)、1毛(Dime)、2毛5(Quarter)、一元(Loonie)和两元(Toonie)五种。看上去有的黄,有的白,你别被骗了,以前是用银子做的,后来又铜做,再后来用镍做,现在都是用钢做的,混了一点镍或铜进去,所以现在的加拿大硬币,其实就是钢镚儿。为啥?还不是加拿大政府想省钱,钢镚儿是最便宜的。就好像纸做的50元、100元你也得认,这就是法定货币。

所有钢镚儿的正面,都是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头像,背面则是一些不同的小动物或植物。一分钱虽然已经退出流通了,我们还是提一下,背面是加拿大的象征----枫叶。加拿大旧版的硬币里,最贵的是1936年带个点的一分钱。因为当年乔治五世去世,准备开始用爱德华八世的头像做新币,没想到这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君王退位,给了弟弟乔治六世,于是那一版毁了,重新以乔治六世头像来设计。目前已经全球仅存4枚1936年带点的一分钱硬币,拍卖价高达40万美金一枚。




5分钱,英文昵称叫Nickel。加拿大有一个国际知名的乐队,叫Nickelback,就是“五分钱乐队”。当年其中一个主创在星巴克工作,经常给人找5分钱零钱,“Here's your nickel back.” 于是乐队就用五分钱找零取名。

加拿大五分钱的背面,是一只海狸(Beaver)。海狸是加拿大的象征之一,就好像丝绸、瓷器是中国的象征。当年英法殖民者能在加拿大这片土地立足,就是靠了与印第安人做皮毛生意,并挑动他们之间为争夺beaver皮毛的战争。所以,没有beaver,就没有加拿大的今天。

多伦多的著名国际品牌Roots,也是用的beaver做logo。






加拿大一毛钱硬币,是加拿大尺寸最小的硬币,不仅比5分钱小,比1分钱都小。你肯定会问为什么?因为很久很久以前,硬币与它价值相当,一分钱是铜做的,5分钱是镍做的,1毛钱自然是银子做的。银币,虽然小,但价值肯定比镍币、铜钱高了。虽然现在都厚颜无耻改成钢镚…

加拿大人胸前佩戴的是朵什么小红花?

和孩子出门,迎面走来一个加拿大老人,胸前佩戴一枚小红花。这个小红花像罂粟一样鲜艳,在冬日的寒风似乎在讲述一个悲壮动人的故事。

孩子会问:那是什么花?他们为什么会戴这个?



问得好。这个花形状和鲜艳都像罂粟,但其实是和罂粟同科不同种,就好像有些人把加拿大雁当做鸭子一样,因为他们都是鸭科,看着很像,而这个花和罂粟都属于罂粟科。



它叫虞美人。鲜艳、浓烈,全身拥有剧毒。汉语中这个名字来自霸王别姬。西楚霸王的爱姬虞姬自刎,她死的地方长出血红色的小花,于是大家叫这个花虞美人。应为虞美人的凄美故事,后来《虞美人》成为宋词的一个词牌名。最有名的一首《虞美人》是南唐李后主的: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在中国的故事,也是非常凄美不是吗?



为什么老外纪念一战、二战盟军阵亡将士,也用虞美人花呢?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最惨烈的战场,是比利时南部和法国北部的法兰德斯战场,在这里盟军死伤无数,壕沟里流淌着鲜红的血,偏偏战地上又盛满了虞美人花。

来自安省圭尔夫的加拿大军医约翰麦克雷中校亲眼目睹22岁的年轻战友阿雷克斯赫尔墨的牺牲,第二天写了当时就广为流传的著名诗篇-----《在法兰德斯战场》:

"在法兰德斯战场虞美人迎风开放
开放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大地是你的色彩,
云雀依旧高歌,展翅在蓝蓝的天上
可你却难以听见,因为战场上枪炮正响

我们死去了,就在几天之前
我们曾经拥有生命,沐浴曙光又见璀璨夕阳
我们爱人也为人所爱,可现在却安息在
法兰德斯战场

继续和敌人战斗吧
颤抖的双手递给你
那熊熊的火炬;勇往直前,将火炬高扬
如果对我们的信念失去信心
我们将不得长眠,尽管虞美人染红
法兰德斯战场"



约翰麦克雷,出生于安省圭尔夫,多伦大学医学院毕业,并曾在金士顿的皇家军事学院受训为炮兵。他曾在多伦多、蒙特利尔等医院工作,并在麦吉尔大学任教。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同时身为炮兵、医生和教师的约翰麦克雷,成为加拿大第一炮兵旅的军医。战争第二年,他亲自目睹了好友赫尔墨被炸死,在埋葬战友后,他写下了著名的战斗诗篇《在法兰德斯战场》,并在当年底发表在了英国伦敦杂志《Punch》上,轰动世界。但他本人受命在法国北部创建加拿大第三总医院,在战争结束前夕,不幸因肺炎去世。

第…

关于北美的路权,我们来小小普及一下

国内的人来北美开车,不仅不太遵守交通规则,往往还没有路权概念,造成许多驾驶风险。比如前一段时间有广东游客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自驾游,因为忽略了Stop Sign,左转时撞上了达拉斯小牛队的巴士,自驾车上三位中国同胞身亡,还要负全部责任,是不是很悲催呢?




所以我们要了解一下北美的路权概念。首先,我们要知道,交通指示牌,就是按照路权设计的,你遵守交通指示牌,就是遵守路权。比如上面的那个Stop Sign,就是提醒和指示你了路权,让你等直行车辆先过,否则不仅有危险,出了事儿责任还算你的。

但是我们要活学活用,知道为什么要有这些指示牌,以及当没有指示牌时,我们应如何做,这就需要在我们在脑海里植入路权概念。



守规矩
可能在北美驾驶,是最符合一个道德社会的标准了。由于道德、交规、指示牌、警察、罚单及保险的综合作用,北美人在交通驾驶上,可谓是个“道德楷模社会”。因为恩威并用,大家知道不遵守的危险,包括肉疼和money疼,再加上体验到人人遵守交规的甜头,大家在开车上,还是很守规矩的。




人大于车
第一个规矩,就是弱势群体优先。加拿大人往往停下车来让过路的鸭子,就是因为鸭子是弱势群体。甚至让鸭子比让人还主动,为啥?因为人比鸭子强势一些。
同理,在让人里,加拿大人开车让盲人、残疾人、大肚子孕妇、推娃娃车的妈妈、小朋友、孩子、学生又多一些。因为他们比正常人、成年人弱势。
人是经不起车撞的,所以车要让着人,哪怕是个正常人、成年人。所以永远是车让人,而不是人让车。那你说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乱穿马路的怎么办?理论上我们还是要让,虽然撞死了你不必负责,但撞死一个小鸡小鸭都是罪过,人何以堪?能避免则避免。他不遵守交通规矩,是他的罪过,但咱不要再添上一笔好吗?
同理,自行车虽然也当做车辆,但比汽车还是弱势,所以我们开车也让着自行车。同理,在多伦多西北地区经常会遇到马车,我们也让着马车。但是特别地,公共汽车比私家车大,但遵守第二个原则。


公大于私 第二个原则,就是公大于私。我们说北美驾车是个道德社会嘛,所以公大于私很好理解。所以巴士虽然比小轿车大,但由于巴士是公家,我们要让巴士。同理,我们要让所有服务于大众的emergency vehicle,包括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等。但是只是当他们闪灯或鸣笛的时候,如果不闪灯或鸣笛,说明他们已经完成工作,只是普通汽车。
公大于私,还表现在出行上。从自家车道出来,你必须…